延续安倍经济学 继任者菅义伟稳了?

9月

延续安倍经济学 继任者菅义伟稳了?

延续安倍经济学 继任者菅义伟稳了?
如果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没有宣布竞选,那么这场首相争夺战或许还有些看头,但现在随着菅义伟的确认,下任首相便已基本圈定。“新政府不是临时的,应该有自信堂堂正正做事”,在接受日本共同社的采访时,菅义伟作出了这样的表述。菅义伟并不缺底气,延续安倍政策带来的党内强大支持意味着菅义伟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下一任首相人选。目前摆在菅义伟面前唯一的问题,可能就是怎么打好抗疫这一仗了。2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日本东京出席会。排除过渡政府稳定似乎是准备临时接班的菅义伟想要传递出的最主要信号。据日本共同社5日的报道,菅义伟当天在国会接受了共同社的采访,期间菅义伟提到,如果就任新首相,将组建正式的内阁,而非临时过渡政府,并致力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应对对策以及地方分权改革等课题。鉴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临时辞职,新首相将任职到安倍剩余任期结束为止,因此日本将在明年9月实施选举,不少人也会怀疑这仅剩的一年时间是否会成为过渡政府,对此,菅义伟明确地给出了否定的解释。“新政府不是临时的。应该有自信堂堂正正做事,这是面向国民负有的职责。”当地时间9月2日傍晚,菅义伟正式宣布参加下一任自民党总裁的竞选。对菅义伟来说,这应该是有了十足的把握之后才作出的决定。据了解,由于安倍突然辞职属于紧急状况,自民党将不进行全体党员投票,而是由参众两院的自民党籍议员和各都道府县支部代表投票选出党总裁。自民党1日召开党务会,决定跳过普通党员和支持者投票,由党内394名国会议员和47个都道府县各3名代表投票选出新任党总裁。党务会决定8日启动竞选,14日投票。日媒报道,日本国会预计于16日召开特别会议,提名新任自民党总裁为首相。而据日本时事通讯社2日的报道,自民党内7个主要派系中的5个派系均以“菅义伟是安倍政权的政策继承者”为由,表达了对菅义伟的支持。这意味着菅义伟已经稳拿七成议员选票。而更早宣布参选的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和前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也均已承认处于劣势,不过他们仍旧积极展开竞选活动。至此,菅义伟和岸田文雄、石破茂三人对阵的格局基本确定。格局归格局,结局却已经再明显不过了。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家成称,目前从自民党内的支持派系数量及势力来看,菅义伟都是有优势的,且菅义伟完全继承安倍路线,对菅义伟的支持也就相当于对安倍的支持,毕竟安倍此前在自民党内积聚起来的势力也比较庞大,且目前的选举体制也有利于菅义伟,虽然石破茂在自民党基层中的支持多,但其地方选票还是少数,且主要还要看国会议员的支持,菅义伟在这些方面的优势是很明显的。“目前日本自民党主要派别都支持菅义伟,要是没有极其不可抗拒的意外出现的话,应该就是菅义伟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张季风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安倍路线延续胜负已经大致有了模样,而稳定或许就是菅义伟最大的胜算。据日经新闻5日的报道,菅义伟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高度赞赏黑田东彦担任日本央行行长以来实行的大规模量化宽松计划,并称“希望当前的政策框架能够持续”。此外,他还提到,要修改《中小企业法》,优先努力帮助小企业,延长就业保护补贴计划,仔细评估出台额外刺激计划的必要性。此前,菅义伟还提到,应尽快恢复旅游业,以帮助部分地区恢复经济活力。如果从菅义伟的表态看,日本似乎并不需要因为最长任职首相安倍的突然离职而面临断档的恐慌,毕竟这些救助计划已经被多次提及。在这之前,安倍多次提到,将为中小企业提供无息贷款,准备更多补助制度,而为缓解新冠肺炎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日本政府此前还推出了“Go To Travel”的政策,鼓励民众出门旅游。事实也确实如此,菅义伟并不避讳自己对安倍政策的延续。在2日的会上,菅义伟便直言,“如若当选,将全力继承安倍的内政、外交遗产,推动安倍经济学中未完成的改革”。据了解,菅义伟在发布会上高度评价了安倍政权取得的成果。他说,“受泡沫经济破灭的影响,日本股市长期在10000日元附近徘徊。安倍首相第二次上台之后,日本的股市进入了20000日元的时代。”他还表示,可能会部分修改金融政策、财政政策以及成长战略,但是继承和继续推进“安倍经济学”的可能性非常大。“要知道,菅义伟深度参与到安倍经济学的制定和执行,日本国内经济、社会甚至外交政策菅义伟也都有所参与,基本上可以断定,菅义伟是能忠实执行安倍政治外交等政策的人了,延续凯恩斯主义、货币宽松政策,就连抗疫的方针也是菅义伟一手制定的。但换了石破茂可能就无法预料未来的变化,经济外交政策可能都会变,换了另外的人换一套做法,弄不好就会形成不必要的混乱。”张季风如此说道。菅义伟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相比起来,岸田虽然也有继承安倍路线的意向,但其弱点就在于不太为公众所熟知,石破茂虽然在民意调查中呼声较高,但却缺乏党内支持。在李家成看来,在经济政策方面,菅义伟获胜之后,肯定是要延续安倍经济学,比如比起石破茂主张调低甚至取消消费税让利给普通民众的做法,菅义伟应该不会下调消费税。而在外交政策方面继续延续安倍路线的话,也可能会让中日关系保持一定稳定性,在菅义伟成为首相的一年之间应该不会有大的波澜。不安之秋开启看起来,菅义伟似乎成了“民心”所向。只不过,这份民心背后是重如大山的压力,安倍继任者的道路注定不会平坦。对菅义伟或者当下的日本来说,疫情仍然是最大的挑战。8月以来,日本一直笼罩在第二轮疫情的阴影之下。8月,日本境内的新冠病毒感染者新增3.2万人,不仅是自1月以来单月新增感染人数最多的一个月,也是7月新增1.76万的1.8倍。到9月5日,日本境内累计确诊达71588例。李家成称,疫情与经济重启密切相关,且直接关系到一年后东京奥运会能否顺利举办,要知道奥运会的成功召开对日本经济来说是个强刺激,如果没法召开,对日本经济来说也是个巨大的打击。也就是说,疫情防控直接挂钩日本的经济重启以及奥运会的召开。而目前,日本已经陷入了深刻的经济衰退之中。初值显示,日本二季度实际GDP环比萎缩7.8%,按年率计算为萎缩27.8%,跌幅远超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创下的纪录17.8%,为1955年有记录以来的最差表现。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日本连续第三个季度经济萎缩。除了宏观经济的萎缩,安倍留下的日本还暗藏着债台高筑、贸易的风险、奥运会的不确定等诸多“祸根”。从债务来看,日本的债务目前已高达日本年度GDP的2.5倍,而在奥运会身上,日本还砸下了3万亿日元,如今奥运会又“遥遥无期”,日本的押注风险高企。问题还不止于此,李家成还提到,美国也可能抓住日本政权更迭的当口施压重谈美日贸易协定,逼迫日本进一步让步,或将对日本产业造成比较大的影响。在重重压力之下,首相这个位置能否坐得稳还很难说。在李家成看来,菅义伟就任一年之内应该还是可以的,但一年之后正常的政权更迭周期开始,如果菅义伟没能作出太大的政绩,下一次的大选可能就会掀起比较激烈的争夺战,石破茂这次失败肯定会瞄准一年之后的首相大选,也不排除回到政权更迭比较频繁的时候。“日本经济当下最严峻的挑战就是怎么抗‘疫’、恢复经济”,张季风表示,抗疫这件事做好了日本经济恢复就算是赢了,而如果这件事做得漂亮,那么日本就很可能避免政权的频繁更迭。张季风分析指出,首先自民党在整个政局中一党独大的格局不会变,党内一人独大的情况也不会变,而菅义伟又有能力持续安倍时代的情况,相当于实至名归,别的派系也找不出反对的理由,只要支持的人别掉头就可以了。这件事如果菅义伟能够做好,就不是过渡性的政权,很可能是下一个长久性的政权。 杨月涵 汤艺甜